因果报应 - 亚洲av少妇久久久久久久,国产精久久黄色视频,日韩人妻无码久久一区区,久久亚洲超碰
338 338 477 477 477 477 338 338 338 338 792 792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338 OK OK OK 338

广告合作点击联系

338

本站推荐‘直播APP’免费观看,真实线下可约

首页 >  生活都市 >  因果报应

因果报应

时间:2022-10-08 10:41:24
早上临时被通知不用上班,妈的,难得今天準时出门,结果也只好先在街上闲晃闲晃,这个时间小姐们都在睡觉,有钱还没处可以花。只能回家看看有没有什幺电视节目可以打发时间

开了门回到家,只看到少霞在厨房忙着,少霞妹妹看到我也很惊讶的问:「春辉兄,你怎幺回来了,今天不用上班吗?」

我往沙发一坐,手拿遥控器打开电视,随口回答:「唉,临时被通知不用上工;少霞呀,现在屋里只剩你一个吗?我老婆上哪去了? 」

少霞妹妹就说:「我也是刚起床,看见房东太太刚好要出门,她说社区福委会有事要忙;春辉兄,我现在正要泡咖啡,也帮你泡一杯好不好。 」老婆最近当上社区福委会干部,虽然为了社区活动忙里忙外,非常忙碌,也为这种事吵过架;

不过趁着老婆参加社区活动,不在屋子的时候,我也偷偷干上了少霞几次,而且看她做的很愉快充实,,也就不去管她了。

「咖啡是你们年轻人的玩意儿,我喝不惯,对了,你今天早上不用上课吗?」

「我今天要下午才有课,昨天晚上把报告赶完了,所以时间还很多;春辉兄看你要吃什幺,我可以帮你準备呀」

我用着相当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说:『那随便帮我弄弄什幺吃的吧。 」

少霞妹妹用着相当俏皮的声音回答:「好呀,那我帮你弄火腿、荷包蛋,我会加很多很多蕃茄酱在上面,你一定要通通吃完唷。 」

少霞小妹妹在这个屋子也住一段时间了,所以非常习惯的在使用着厨房,没想到现在居然只穿着薄到快看得到乳房的睡衣加小围裙。可能平常这个时间,屋里都没有人,所以才敢这样穿吧,加上之前也被我插了几次,所以也不再在意自已的私处被我看到。


坐在沙发上,望向正在厨房準备早餐的少霞小妹妹,心里在想,如果和老婆能生个女儿的话,应该就是这种生活吧;假日的早晨不用上班,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报纸,然后等着乖巧的女儿,在厨房里忙着準备早餐,然后端到我这个爸爸的面前,人生中最幸福的早餐不过就是这样而已…。

但是发涨的懒鸟跟我说,再贴心乖巧的女儿,再鲜嫩的鸡迈穴总有一天还是得给男人插的……。

我起身走向厨房说:「如果我每天早上,都能有像少霞妹妹你一样的乖女儿帮我準备早餐,不知道该有多好呀。 」

少霞妹妹嘻嘻的回答:「对呀,现在才知道你很幸福呀。」而我悄悄的走到少霞妹妹的背后,她还是专心的在準备我的早餐,若隐若现的奶头跟屁股,任谁看到都会受不了;接着双手慢慢从两侧伸到睡衣里,上下左右慢慢的搓揉着,又摸又捏,还不停逗弄两颗乳头,这小淫娃马上哼嗯哼哦地呻吟起来。这对乳房跟屁股蛋不管什幺时候来玩,手感还是非常的好;看来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少霞妹妹的身体也已经「习惯」我的抚摸淫弄。

「嗯…啊…别闹了,我正在煎火腿,这样很危险的。」少霞妹妹嘴里虽轻声抗议,但是身体却只是小小的扭动了一下,完全阻止不了我的慾望。

我笑笑的回答:「嘿嘿,我是看你奶子太大太重,想说先帮你扶着,以免你煎火腿时太辛苦耶。 」

「啊…哪有爸爸这样帮女儿忙的呀…啊…等一下,我要把火腿翻面。」少霞妹妹还是十分专注在煎锅里的东西,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后颈的模样也非常吸引人,我不自禁从后面亲了下去,体香也非常迷人,我继续亲吻脸庞跟肩膀,双手也往腰部、肚子、大腿搓揉。

经这幺一搞,原本很简单的翻面动作也让少霞妹妹忙了一阵子,少霞又撒娇又认真的抗议着。 「唉唷,你看啦,都是你害火腿焦掉了啦。」

「焦掉的我一样吃,嘿嘿,乖女儿,为了赔罪,我请你吃更大支的。」干,懒叫已经涨到极点,实在是受不了,我一手握着涨大的懒叫,一手掀开少霞妹妹的睡衣,龟头在在细嫩的屁股、大腿处搓来搓去,她的皮肤还是非常有弹性,触感非常好,光是将懒叫在大腿肉间抽插就让我差点射了出来。

「嗯…火腿跟蛋已经煎好了,啊…先停一下,我要把它放到盘子里。」少霞妹妹用手推开我,而我听到这句话,也停止抽插,顺便休息一下。

「乖爸爸,早餐好啰,可以吃了。」少霞妹妹十分得意的端起盘子的说着。

「唉呀,差点忘记,还要蕃茄酱呢」,然后就转身朝柜子找寻。不过我的心思早就已经不在食物上,看到她弯下腰去找东西时的姿势,像是看到一只刚被捞起来的鲍鱼,鲜美多汁。我实在忍不住了,抓着龟头,顶在鸡迈洞口上下搓着,她身体一软,上身扶着厨柜,下身却是翘得高高的。

这种搓揉也让她舒服的说不出话来,咕咙着:「啊…我…还要找………酱呢……」

我也该办正事了,就一手拦腰抱住少霞妹妹,急忙将她的内裤扯下说:「别管什幺蕃茄酱了,爸爸给你吃更好吃营养的」由于刚才的搓弄,鸡迈洞早就十分湿润温暖,懒鸟头慢慢滑到了底,我也叹了一口气说:「懒鸟果然就是要放进鸡迈洞里才对」。可以乾到年轻滑嫩的肉穴,也是人生另一种「性福」,一时之间,我紧抱着少霞妹妹,忘记了抽送,舒服的久久不能自已。

「呜…爸爸怎幺用鸟鸟可以插弄女儿的小嫩穴,你是坏爸爸,坏鸟鸟,呜……。 」

少霞妹妹一直很喜欢这种言语来挑动情绪。

我回了神,双手紧抓着小屁股蛋,懒叫就像刚开机的活塞,动了起来说:「爸爸是为了乖女儿好,怕乖女儿被外面的坏男生,坏鸟鸟欺负,所以爸爸要教少霞认识鸟鸟,以后才不会被拐走了。 」

「嗯……啊……可是…爸爸…要保护自已的女儿……啊……只有坏爸爸才会用……鸟鸟把人家的小穴穴……给……给塞的满满的……呜…。 」少霞妹妹继续低泣着:「啊……乖女儿的……小嫩穴……不是要给……坏爸爸用的……小嫩穴长大之后…是要给……老公才可以用的……呜呜。 」少霞妹妹越讲这种淫话就越容易高潮,淫汁喷得到处都是,或许是想起了自已的亲爸爸及阿非,把我当成亲爸爸在干她一样了吧。

干你娘咧,越讲我也越觉得我现在正在干的是我的亲生女儿一样,但是我非但没有罪恶感,反而是更有快感,如果老婆之后帮我生了个这幺淫蕩的女儿,那我可能整天懒叫都是直挺挺的等着干自已的亲生女儿吧。真的是越想越兴奋,抽插的速度也跟着变快了起来。

乾了数十下,少霞妹妹叫床的频率跟着高了起来:「啊…啊…啊……爸爸干那幺大力……女儿的小嫩穴……还来不及长大……就会被干坏了……啊……。 」

这小淫娃在高潮的时候,真的是什幺淫语都讲得出来。

「好好,爸爸惜惜,为了少霞的小鸡迈,爸爸就乾小力一点吧。」说完就将她整个抱起来,坐在较低一点的竈台,女上男下的姿势慢慢的摇着乾着。这景象还真有点像爸爸将女儿抱大腿上保护着的样子。嘿嘿,差别在我是将少霞妹妹放在我的懒鸟上,双手忙着搓揉奶子。有少霞妹妹这种又可爱又淫蕩的女儿,不知道她的亲爸爸从小把小女儿抱在大腿上呵护的时候,懒鸟是不是也像我现在一样直挺挺的,恨不得将小女儿乾得死去活来。

「啊……爸爸…少霞要抱抱…亲亲。」少霞妹妹转过身来,装着小女孩的样子,张开手嘟着嘴巴要我亲她。

「乖女儿,爸爸疼你。」说完我的嘴巴迎上在面前的樱桃小口,两个人停止下半身的动作,忘情的拥抱跟亲吻着。根据这阵子的观察,我相当清楚少霞妹妹很喜欢这种假扮的游戏,而今天这次是藉由言语来幻想自已被从小尊敬的亲爸爸乾着嫩穴,来达到高潮。

亲吻了好一阵子,我準备提枪再战,就说:「嘿嘿,爸爸接着要来疼惜乖女儿的肉穴啰。 」接着再将她整个抱起,放在地上。 「来,将大腿打开,乖,爸爸要干少霞啰。 」少霞还真乖乖听话的自已用手将大双腿掰开,屁股翘得老高,我再套弄了几下,就长枪直入,重力加速度一次就到底。


在这个姿势下,彼此的器官到了最密合的程度,我插得又重又深又急,少霞妹妹也呼应着我,嘴里一直喊叫着「好爸爸」、「干死女儿」的话。这种淫语真让人有遐想的快感。狠插这几十下,我也快射精了,就问少霞:「乖女儿,爸爸要射精了,帮爸爸生个乖孙女,好不好呀。 」说完就抱少霞想要再做最后冲刺。

少霞伸手用力想要推开我:「啊…不行……今天不行…射在里面……人家还没…吃药的…拔出来呀…啊……啊……。 」

我也算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虽然急着要射精,还是跟她商量说:「那让我射在你身上。 」

哪知道少霞妹妹居然回答:「啊…不行……睡衣会…被喷到……我很喜欢这一件……啊……那…那你射在里面好了…没关係的…啊……。 」

干,真是破麻,就笕被干晕了也不忘记自已喜欢的睡衣,其实她这句话也来不及了,我「喝」了两声,就把洨「噗滋噗滋」的射进肉穴里。少霞妹妹也是爽到了极点,直喊:「啊……射的好强……乖女儿被干死了…啊……啊……。」每次干完她之后,听到这叫床声,真是让人很有成就感,也难怪少霞妹妹的鸡迈一直让人爱不释手。

没想到这个时候有人从大门进来,虽然我们的位置对于大门的人来说是处于看不到的死角,不过刚才少霞妹妹的叫床声应该是多多少少听的到才是。

「少霞,你在厨房吗?发生什幺事了吗?」

干,真是乾你娘咧,在这个时间点老婆居然回来了,在厨房这里根本就没地方躲,我的懒叫还放在少霞妹妹的肉穴里不敢轻举妄动,连气都不敢喘一声,老婆如果这个时候进来的话一定死定了。

少霞妹妹正在喘气着,但是不回点话就会被怀疑,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口答:「啊……没事……我没事的……刚才有蟑螂……跑过去……我吓一跳……就大叫了……」

好,回答的好,不愧是少霞妹妹,反应不错,这应该是因为常常被男人淩辱时所训练出来的吧,哈哈。

「刚才听你叫那幺大声,还以为发生什幺事咧,呵,没事就好。」说完就听到开关门的声音,应该是进了房间。其实老婆也很怕蟑螂,少霞妹妹的回答应该会让她不敢进厨房。

我放下心来,「呼」了一口气,擦擦汗。少霞妹妹躺在地上喘息了好久,就半起身拿了卫生纸把鸡迈里流出来的精液擦乾净。擦完就说:「讨厌,你老是把精液射进人家的小穴穴里,人家今天是危险期耶,出了事怎幺办呀?唉唷,不说了,我要去洗澡了。 」干,明明是你这个小淫娃叫我射进去的,我可真是百口莫辩。

倒是我要开始思考该怎幺躲起来,不能让老婆发现我在家。运动之后,肚子真饿,拿着刚才少霞妹妹帮我準备的食物,偷偷的溜进阿非的房间里,吃起早餐来了。干,刚才真应该让少霞妹妹拿完蕃茄酱再操她的。这时却听到隔壁房里隐约有男女在对话的声音,疑?这是怎幺回事,难道老婆带男人回家!

我利用阿非一直以来用来偷看的洞,这时候脑中轰隆一声,眼前一片空白。

干,老婆怎幺会躺在床上被一个老家伙给压着,而且好像已经乾了好一阵子了,一时惊讶得嘴巴合不起来。我试着让自已思考,但是心脏一直蹦蹦跳,本来想沖向前去阻止,但是想想,如果这种事传了出去,我在这个地方要怎幺做人,我可没有多少存款,如果真要搬家也没钱可搬。

冷静下来之后,我决定先搞清楚事情的原由,也许老婆是被强姦的也说不一定,我不能错怪她。此时老婆讲话了:「啊…你怎幺…老急着要操干人家…啊……而且……这次还是在…人家的房间……啊……。 」这句话的意思是?该不会……?

老家伙也回话…「嘿嘿,是你自已像个妓女一样把我带回家的,而且也不第一次被我乾了,还装淑女。 」嘴里讲着这句话的同时,懒鸟还不忘把底下的鸡迈肉乾翻出来。

老婆娇声抗议着:「啊…都是你啦…常常趁着活动中心没人…硬上人家…啊……」

你娘咧,果然还不只一次,老婆总是跟我说社区要办活动,常常往活动中心跑,原来是这种「活动」。干,亏我每次都在紧要关头之前把老婆的鸡迈防守下来,没想到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还是被乾了。

倒是这老家伙的声音越听越怎幺觉得熟悉?想了想,不就是我们社区里面最闲晃的阿中吗?说到这个阿中,是个五、六十岁人了,自已一个人住,年轻时生了好几个儿子跟女儿,上了年纪之后就靠着几个儿子女儿固定送钱过来供他花用,所以他也乐得整天在社区闲晃,整天无所事事。

听说他也常常待在社区中心里,也很热心的在帮社区做事、办活动,有没有加入社区福委会我也不清楚,几次去社区中心接老婆回家,看到他时,脸上总是挂着轻衊的笑容,干你娘咧,原来在笑我像个三七仔一样,把老婆送去给他干。

平常老是在笑阿非像只绿头乌龟,原来真正的绿头乌龟是我自已。

隔壁房里一直响着「啪啪啪」的肉声,阿中的懒鸟一直努力的在老婆的鸡迈进出,可能是一直插弄也累了,就看他停了下来,把焦点放在亲吻搓揉老婆的大乳房,并且说:「呼,怎幺样,我的肉棒比你老公的更大,更有有力吧,哈哈。」

你娘咧,干我老婆还说我坏话,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啊……你好坏…偷干人家的老婆……还说风凉话……啊……别这幺大力…咬人家的奶头……啊……。 」看那奶头快被阿中咬的不成形了,如果老婆有奶水的话,一定会被他吸乾。

阿中得意的说:「嘿嘿,你的奶子真不错,我几个媳妇生了孩子了还是没你这个没生孩子的大。 」

老婆呻吟说:「啊…都是因为…你平常动不动…就把人家拉去…干……人家要常常吃药……才会到现在还…没生孩子……啊…。 」干,我每晚这幺努力的「工作」,老婆还生不出个子来,原来是这个原因。

一阵搓揉弄扁之后,阿中又转往下面用力的把老婆的双腿扯开,臀部开始向下压了起来,「呼,奶子吸够了,嘿嘿,今天我也要射里面,準备接招吧。」我心里想:「干,你那个是什幺态度,把我老婆的鸡迈当自家厕所一样可以随便射吗? 」心里是一阵子的气愤,但身体却一直不想上前阻止,懒鸟在不知不觉间翘得老高。

老婆急忙回答:「啊…不行…今天不行…射在里面……人家还没…吃药的…啊…」

听到这句话,似乎激起了阿中的性慾,就开始冲刺,并说:「嘿嘿,没吃药更好,让你嚐嚐我的厉害,我几个媳妇也是被我搞得要去堕胎,喝,喝,看我射进你的子宫。 」干,奉劝各位,如果附近有什幺游手好闲的游民什幺的,就要特别小心,关好自已家的鸡迈,免得你在工作,他也在你家忙着「工作」那就惨了。

「啪啪啪」的肉声响了好久好久,接着阿中把老婆的两腿曲起贴压到她的奶上,让她的下体高高翘起,然后完完全全的把他又粗又大的懒鸟全插进我老婆的淫穴里,还不断搅动,我真怕老婆给他乱枪干死。

老婆抓紧床单,自顾着摇头抗议说:「啊……不行啦…我老公…一直想要个…孩子…我要帮他生…啊……。 」听到这话,我心里五味杂陈,虽然老婆正在床上被乾着,但是心里仍是惦记着要帮我生孩子。渐渐的可以体会阿非那小子,把少霞妹妹送给别人干的心情,女友、老婆在被淩辱之后更可以加深彼此间的感情。

阿中哈哈的说:「嘿嘿,不给我射进子宫,那我就射得整间屋子都是我的洨,看看你老公会不会发现。 」

老婆急忙回应:「啊…不行……会被我老公发现的……他会生气的…啊……。 」看来老婆虽然被乾爽了,脑子还是很清楚偷吃要擦嘴巴。

阿中咬着牙,鸡迈里的懒鸟越插越急说:「快接住,我快要射了,喝喝喝。」

老婆也尖叫了说:「啊……射在里面……不可以拔出来…啊……射在里面…啊……。 」

老婆伸出手抱住阿中的大屁股,非常担心他把懒鸟拔出来乱射一通。

干,真是报应,我才刚把洨射在别人女友的子宫里面,马上就看到自已的老婆也叫别的男人把洨射在自已的子宫里,不要拔出来,真是乾你娘的报应。

肉声之后,接着是「噗滋噗滋」的声音,干,看来是真的射在里面了,两个人抱在一起喘气好久……。老婆推开阿中,拉起了卫生纸将下面擦乾净之后,拉起内裤,穿着就要出门,并说:「都是你啦,人家只是要回家拿个东西而已,都是你硬要来啦,不管啦,出事了你要负责。 」

阿中只是嘻嘻笑着:「嘿嘿,我也乾得你很爽呀,怎幺爽完就翻脸了呀,嘿嘿。 」

老婆说看了时钟,稍微整理一下自已的仪容,就说:「唉唷,来不及了,我要赶紧把东西拿去社区中心了,你要赶快出去,记得锁门。 」

阿中只穿着四角裤,大喇喇的躺在床上休息,淡淡的回说:「知道啦,知道啦。 」

老婆紧接着出门去了,我也躺在床上,静静的回想这件事情的发生,一时之间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想不到,我把少霞妹妹当免费的妓女在用,老婆竟然也被阿中当成免费妓女在用。而这个过程,我的懒鸟一直翘得半天高,真不可思议,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居然也只是在旁看着,还套弄着自已的懒鸟。

还是先解决我硬得受不了的懒鸟跟心情吧,幸好少霞还在屋里,待会等阿中走了之后,我再来好好大干特干一番,补偿一下我戴绿帽的心情。干,这阿中怎幺还不走,是真的把自已当这个家的主人了吗。

想着想着,听到隔壁房门打开的声音,我心想,总算要走了吧,你这个混蛋,快走快走。但是脚步声却不是朝着外面,而是走向更里面,该不会阿中他是想上厕所吧,可是少霞妹妹还在洗澡呀!该不会…。

在这同时,听到少霞妹妹在呼叫:「啊!你是谁?快走开,不可以啊…啊……。 」

不会吧,那幺快又搞上少霞妹妹了,阿中这个可恶的强盗,刚刚才攻占了我专属的「海港」,现在又想要佔领我的「弹药库」吗?

虽然听到少霞妹妹的呼救声,可是我也不能马上就冲出去,毕竟这幺一来,不就表示我从头到尾都在房里看着自已的老婆被姦淫吗?那我该怎幺解释才好呢?

但是再怎样也得出去看看是怎幺一回事。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少霞妹妹的呼救声已经转变为一阵阵的呻吟声了。

好奇心驱使之下,我慢慢的打开房门,确定不会被看到之后,再偷偷的往里面走去,因为我很熟悉少霞妹妹的叫床声,所以大概可以知道她现在已经被玩弄到什幺程度了,所以我又再大胆的往浴室走去。

躲在门边,一看之下,干,果然,少霞妹妹正趴伏在地上闷哼着,手往后努力的想推开阿中的头,但老家伙已经把头放在屁股间,舌头正在拚命的舔弄每一寸鸡迈肉。看到少霞妹妹那年轻滑嫩的皮肤,跟阿中皱巴巴的身子,真是一种强烈的对比。

这老家伙对于淫辱女人实在非常的有一套,马上就把少霞妹妹弄的服服贴贴,只顾摇着头闭着眼「啊…不要…啊」的呻吟着。

阿中兴奋的说:「你这小妹妹真水,奶子跟屁股又白又嫩,看起来真好吃。」

接着双手努力的搓弄伏下的大奶子,嘴巴拚命吸着两个又大又白嫩的屁股蛋,然后再把少霞妹妹翻到正面,拚命吸吮两颗奶子,双手用力的抓着屁股蛋,左右搓揉着。这时我的心里想着:「既然刚才老婆被淫弄我都没阻止了,当然没有必要去阻阿非的女友被姦淫,好好观赏这一场淫戏吧,嘿嘿。 」

阿中再接着说:「玩过那幺多奶子,你是我看过最大最白又最细嫩的,讚讚赞,今天真是赚到了,嘿嘿。 」阿中把奶子用力挤压,奶头变得尖尖的,接着张开嘴巴用力的吸着,又说:「奇怪,明明这幺大,怎幺吸不到奶汁?我媳妇的奶每次只要用力吸一下,汁就会喷的到处都是。 」阿中还真是猴急,这幺用力,我真担心少霞妹妹的奶子被玩坏的话,我以后要怎幺办?

阿中越吸越上瘾,不小心就把他淩辱媳妇的事情说出来:「呼,我每次都趁我媳妇送饭来的时候,用力搓揉跟吸奶,奶汁就会源源不绝的喷出来,我吸都不吸不完。可惜你的奶子这幺大,却没有奶。 」这时瞥见老家伙的家伙,干你娘咧,别看他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懒鸟可不输年轻人,刚干完我老婆,马上又硬梆梆的,无法想像刚才老婆的鸡迈是怎幺把这支大鸟给整个吃进去的。

阿中突然双手摸到她白晰的屁股上,把她的屁股了捧得老高,然后一股作气,粗腰压得又深又沈,「噗滋」了好大一声,少霞妹妹也娇叫了一声,两条大腿想合起来,却是紧紧贴在老家伙的腰上,细嫩的肌肤就磨着他皱乾的皮肤。水啦!

我心里兴奋得差点大叫,看这小淫娃被其他男人强姦、淩辱,我心里是异常的兴奋。

少霞妹妹「啊」的好长一声,看来鸡迈洞已经被塞满了,好不容易透了一口气说:「啊……人家都可以当…你的孙女了…你怎幺可以…啊……。」

阿中惊叹了一声:「呼,讚讚赞,这阴道也是又紧又很会吸,就算去嫖也找不到这样的极品;如果我孙女跟你一样漂亮,那我一定会捏破她的奶子,插破她的鸡迈」。我想不管是谁,只要看到那根大棒跟插抽的力道,都不会认为是阿中这句话是在「毫洨」的。

少霞妹妹被他姦淫的失神,嘴里哼着:「啊……爷爷怎幺可以…强干孙女的…小穴穴…啊……。 」刚才少霞妹妹叫我爸爸,现在又叫阿中爷爷,干,我真是便宜被佔大了,把老婆送给人干,还得叫他一声爸爸。

老屁股上下上下的运动着,我想少霞妹妹的肉穴的淫水一定很多,给那老鸡巴抽插时,听到那水声迴响整个屋子。可能是我不甘心只有我老婆被干,居然想大声叫好:「干死她,干死她,干死这淫蕩的小贱种,干得她出汁,让阿非也做做龟孙子」

少霞妹妹被他的大力抽插干得很爽,居然说:「啊……伯伯……你好厉害唷…插得好大力……啊……。 」想不到这幺娇小细嫩柔软的身体,居然承受得了接连两支大鸡巴的轰炸,不仅如此,少霞妹妹还挺起屁股迎合着阿中的抽插。

听到称讚,阿中也变得很起劲,说:「嘿嘿,我几个媳妇也是这幺说,说我比我儿子还要厉害,就连我女儿也常被我干的服服贴贴的。 」干你娘咧,他这老伯真是太不检点了,媳妇不说,就连自已有血缘的女儿也都乾下去,实在可怕。

而阿中也不负我望,干起来十分疯狂,毫不怜香惜玉,把少霞妹妹的双腿分得很开,大鸡巴就像打桩机那样在肉穴里狂搅着。少霞妹妹的阴道很短,这下子一定是乾进她的子宫里了,说不定还会把她子宫口也撑开。当然啰,难得可以乾这种年轻的小淫娃,所以他一点也不疼惜会不会把她的小穴插坏,每一下子都把大鸡巴深深干进她的肉穴里,把鸡巴在她的肉洞里塞得满满,他那根鸡巴实在太大,还乱搅乱钻,妈的,我以后可是还要用的,可别把少霞妹妹的鸡迈给插裂了!

阿中用同样的姿势乾了十几分钟,这种活动力恐怕连年轻人都自叹不如,少霞妹妹不断的呻吟着,肉体也已经完全配合着他,我看得张大了嘴巴,合都合不拢,不知不觉间掏出了自已的懒鸟,快速的套弄着。

阿中看来好像没干过这幺又漂亮又淫蕩的小女生,所以越乾是越起劲,我看到少霞妹妹好像已经洩过身,淫汁流得满地都是,老家伙意犹未尽,持续抽弄他那肥大的懒鸟说:「嘿嘿,小妹妹,準备接洨,帮伯伯生个孩子吧。」

少霞妹妹推着阿中的胸膛,娇喘着说:「啊……够了…差不多……要拔出来…不行射在里面…今天不行……下次再让你…射在里面……啊……。 」干,这是什幺话,真的是淫到出汁,被强姦了,居然还跟对方约定下次要让他射在子宫里,阿非呀阿非,你的帽子应该多到可以开店了吧。

阿中也急喘着说:「小妹妹放心,我的洨很厉害的,常常乾得我媳妇女儿堕胎好几次,一定一次就让你生。 」

少霞努力要推开阿中,但她已经被他开销得全身无力,只能柔声地哀求他说:「好伯伯……真的不行…射精进去……会大肚子的……啊……我用嘴巴……」说完就张着口,一副要嘴接洨的样子。

听到这话,我觉得很欣慰,我老婆不说,就连少霞妹妹,也是宁愿让我的精子进入她的子宫里,也不愿让眼前第一次照面的糟老头射进去,看来应该是我平常乾得她很爽,她的子宫也很欢迎我的精子吧,哈哈。

可是这种微弱的抗议一点效用都没有,阿中这时急喘着,没说甚幺,只见他狠狠地抽插数十下,又深又重地操干底下的嫩穴,接着就听到滋滋声,直接就在少霞妹妹的肉穴里射了!射得她「啊啊」地淫叫不已,老家伙的洨还真不是普通的多,足足射了两分钟之久,射得奶子、肚子、鸡迈、屁眼都是,一片狼籍。刚才老婆被干的时候没看清楚,现在看到那个量,跟阿中皱乾的身材还真不能成正比,可能他的身体有百分之七十是洨吧,也难怪他的媳妇跟女儿得堕胎好几次。

阿非常叫我不要在少霞妹妹高潮时候射进她的子宫,因为这个时候她的阴道会一缩一缩的,子宫口也会一张一合的,很容易的就会把精液全都吸进子宫里,这下子看来,少霞妹妹的子宫应该是被餵的满满的了。嘿嘿,阿非那小子,準备看他的女友被干大肚子,当免费爸爸吧。

少霞妹妹躺在地上,茫然的张着口,白眼都翻起来,全身不断的抽搐。阿中还说:「嘿嘿,你这幺希望我射在你嘴里的话,那我就如你所愿吧。」说完猴急的亲吻着少霞妹妹,把她的嘴唇里外都吻过一遍。不会吧,这老家伙体力这幺好,真的还可以再来一次?

接下来,看到的是阿中又把他的懒叫放到少霞妹妹的嘴里抽插着,我从后面看到她的鸡迈嫩唇都被弄得发红。少霞妹妹虽然想抗议,可是却没有力气可以抵挡,只能任人摆布。我轻叹了口气,静静离开了屋子,离开时,屋子里又是一阵肉声淫声。

走在街上,我茫然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我的两个女人,在同一天被糟蹋,我只能摸着懒鸟在旁边看着…
友情链接: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